top of page

故鄉,回憶裡的溫柔之地

|篇章試閱|

〈專訪林達陽:無論高雄變得怎麼樣,我還是喜歡這裡〉



林達陽小檔案:
屏東出生的高雄人,於離海不遠的地方長大。
是浪漫溫柔的詩人,也是底蘊深厚的散文作家,
著有《恆溫行李》、《虛構的海》等書籍。
為寫作而生的旅人,著迷於旅程中的自我追尋。
縱然到過遠方,仍不忘故鄉遼闊之海。






故鄉,這座城市的本質是回憶,有好有壞,卻是心中無法割捨的一塊。

 

林達陽離鄉十年裡,剛好是高雄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,他記憶中的高雄,還是那個車站剛被拆除、城市光廊剛興建完成、駁二特區尚未出現的時期,到處都架著圍牆──那是一個改革的時代,城市各樣面貌都在汰舊換新。林達陽承認現在的高雄變得更好了,但不再是熟悉的家鄉了。「這種感覺有點微妙,因為這種『更好』,好像跟我這樣原生的高雄人,再也沒有什麼關係了。」

 

林達陽深刻地問自己:喜歡的是高雄,還是高雄的光環?即便這裡的願景很好,我喜歡的到底是什麼?是別人的盼望與期待,或是掌聲與鼓舞?還是喜歡這座城市的本質?


「因為即便有好有壞,故鄉始終是心中無法割捨的一塊。」

「因為我們在哪裡長大,那裡就有我們的故事,即便去到紐約、去到東京,那裡永遠都會是我們心裡最大的地方。」所以,作為一個作家,林達陽想不斷紀錄這裡的故事,讓自己可以慢慢去形塑,原生於這座城市的人如何看待這個世界、這座城市,如何看待自己的樣子。





林達陽深愛高雄,因為「家鄉」是一個無論如何變化,仍永無止息地在生命中流淌的地方。

林達陽輕靠在黑色沙發的椅背,緩緩地說出,「故鄉」與自己之間的關係──「我們對於一個地方的認同,會隨著長大,慢慢的比你對自己的認同更大一點點,你會把自己放在一個相對小一點的位置」。或許,家鄉的重要正是因為這座城市,包含我們數不進的回憶與渴望更好的樣貌,更重要的是,它包含「我」──完整的我,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屬於這裡。

 

林達陽溫和而肯定的說:「當我知道無論高雄變得怎麼樣,我還是很喜歡這裡的時候,我可以很深刻地告訴自己,我是高雄人。」這種歸屬感才是真正確立故鄉的樣子。


完整專訪內容與更多雜誌專欄收錄於 vol.1〈異鄉・亦鄉〉

節錄部分篇章於〈專訪林達陽:無論高雄變得怎麼樣,我還是喜歡這裡〉

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